什锦鲜蔬鸡蛋卷

LM美食工作室:



我记得小的时候我妈妈做的最多的就是这个菜了,那时候没有网络教程家里也没有食谱书籍,妈妈独创发明了这个,每每家里宴请宾客妈妈都要露一手,做上几卷颇受欢迎赞不绝口这个呢也可以算点心,吃起来特别香,肉可以换成牛肉鸡肉鱼虾都可以,然后配搭你喜欢的各种蔬菜,不用加什么复杂佐料,一点盐一点生抽既可,既可以是一盘美味哦!

 

准备齐所有材料,猪肉的话选稍微有点肥肉的前腿肉为宜。你也可以换牛鸡鱼虾其他肉类都可以,蔬菜也可以更换各种你喜欢的配搭,我觉得猪肉+马蹄+木耳的配搭很赞,然后加胡萝卜是为了有点亮色点缀一下

 

胡萝卜马蹄木耳葱花切碎末,猪肉剁成肉泥(剁肉你也可以找料理机帮忙更快哦)

 

加适量一点盐及味极鲜调味,把所有材料混合拌均匀

 

鸡蛋加一点点水打散

 

平底锅烧热滴一点油,用油刷涂抹均匀

 

鸡蛋倒入,均匀的摊开摊平薄薄的蛋皮,注意全程小火,待蛋液凝固小心盛出既可

 

煎好的蛋皮盛出放一边

 

把蔬菜肉泥平铺满蛋皮,用勺子压实压平整

 

卷起来

 

卷好的上蒸锅大火蒸十分钟既可

 

切块装盘

 

小贴士

这个量大概两三个人吃的样子,三个鸡蛋我可以摊三张蛋皮,想吃口味重的同学还可以调一碟辣椒油什么的酱汁蘸着吃,风味也不错哦!


忘却录音:

鸣佐旗袍合志《 百华缭乱》的图。


【我觉得这本是妥妥应该发车的本!!!!!!!

然而!!!!


然而你们怎么都这么小清新小甜蜜就是不发车(哀嚎


↑不要被鸭腿看到上面这句话【悄咪咪

顺便本子连接戳:http://m.intl.taobao.com/detail/detail.html?spm=a1z10.3-c.w4002-10512158998.36.03jPzN&id=543668212604&qq-pf-to=pcqq.c2c&url_type=39&object_type=product&pos=1&qq-pf-to=pcqq.c2c


井叶:

深夜脑洞,不走心我们走胃(并不
赤井家相关,糖,糖,肯……大概是糖吧(?
赤井君疯狂OOC预警!!!!!

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就go on~




冲矢昴久违的体验了一把无业游民的乐趣。
博士带了侦探团出去玩,詹姆斯带了朱蒂和卡迈尔去了箱根泡温泉,水无那边最近也一切平安没什么消息,安室和毛利侦探一起去查案了。
实在是闲在工藤宅无聊,冲矢决定出门去找点乐子。
本来只想稍微打会儿柏青哥打发打发时间,结果意外的珠子出得很不错,不知不觉就打了一早上。等他回过神从游戏厅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
来不及做午饭了啊……去哪儿随便吃点吧。
这么想着,冲矢在路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突然被一阵飘来的香味吸引了。他循着香味走,最后停在了某家店门口。
“哟!欢迎光临!彩代,给客人倒水。”大块头的店长热情的招呼着冲矢。
话音刚落,年轻的女店员立刻送上了水。
“客人要点什么?”
“我是听朋友推荐,来尝尝据说是‘好吃到要死的拉面’的。”
“哦!您的朋友很有眼光啊!阎罗王拉面一份!”女店员热情的声音充斥着不大的店面。
冲矢……赤井秀一其实不是特别钟情于拉面,他和老妈一样比较喜欢米饭,不过弟弟妹妹都特别喜欢吃,他也就陪着吃了不少。听柯南说上次他在秀吉经常光顾的拉面店和真纯一起破了案子,他就一直想着哪天来光顾一下,毕竟是能让秀吉赞不绝口的拉面。
就在他想心事的时候,店门被粗暴的拉开了。
“我再也不要理他了!他爱喊谁女朋友就喊谁去吧!”
冲矢回过神,看见一位穿着性感的女性怒气冲冲走进来,细高跟在地上敲出不小的声音,冲矢总感觉下一秒她的鞋跟就要断掉了。
“这不是由美小姐吗?今天没有和男朋友一起来吗?”说完话,店长从灶台前回过头。
听声音就能认出来的熟客了。看这样子,大概是被店长口中的“男朋友”放了鸽子吧。冲矢自顾自的推理着。
“啾吉那家伙!都约好要约会了,结果临时放我鸽子!”由美双手握拳,重重地砸在桌板上,冲矢面前的水洒了半杯出来。
“还有!是前男友啦!前男友!”由美说完这句,一屁股坐了下来,看表情依旧还在生气。
“好了好了,你男朋友肯定是有事。这样吧,今天这碗拉面我请你!”店长对冲矢摆出一副“抱歉”的表情,嘴里说着安慰由美的话。“他肯定是突然要加班。男人还是应该以事业为重。”
冲矢摆摆手,表示不在意,然后伸手指了指由美。女店员立刻明白过来,把本来想帮他换掉才刚新倒的那杯水送到了由美面前。
“那家伙,一副无业游民的样子,哪里会忙什么工作。”由美一口气喝完了水,把空杯子砸在桌上。“拉面钱我会付的,再加两份煎饺。我一个人吃个够,饿死那个宅男!”
店长尴尬的笑笑,转身回灶台接着煮面了。
稍微冷静下来一点的由美这才注意到店里还有其他客人。
“不好意思,因为刚被男朋友爽约了,稍微有些失态了……”由美红着脸,刚想站起来鞠躬道歉,就被冲矢拦住了。
“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他还爽约,是可以归为‘前男友’了。”
由美的脸更红了。
“其实……秀吉人还是挺好的啦……”
后面的话冲矢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她说秀吉,该不会……?
“好了,让您久等了,阎罗王拉面~请慢用。”女店员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这里的拉面味道很好的!快尝尝看吧。”像是要结束刚才的话题,由美热情地推荐着拉面。“不急着吃面,先尝尝看汤和干笋。”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开动了。”冲矢也知道这个话题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于是拿起了筷子。
这干笋味道真的不错,汤也味道正好,的确是秀吉和真纯会喜欢的口味。
他刚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等着他评价的三个人时,拉面店的门又一次被拉开了。
“老板~今天我把玛丽酱带来了哦~”
想什么来什么……冲矢瞟了眼店门,立刻收回眼神低头专心吃面。吃完赶紧走,万一被那女人看出破绽来就惨了。所幸现在已经是秋天了,穿高领不会显得这么奇怪……
“是真纯啊!玛丽酱是你妹妹吗?”店长从柜台后探出头,看向真纯和矮了一大截的玛丽。
我都不敢喊她玛丽酱……冲矢吞下一大口面。
“店长你好,上次真纯那孩…真纯姐姐把我的手帕掉在这了,你有见到吗?”玛丽纯真可爱的声音一下下敲在冲矢的鼓膜上。
老大不小的人了还装嫩……冲矢喝了口汤,堵住自己差点忍不住说出口的话。
“那块手帕啊,我交给柯南君让他帮我给你了,没收到吗?”店长把由美的煎饺端上桌,看真纯一个劲在摆手。
“啊,那块手帕我收到了,我回去给你。”真纯赶紧接话,把玛丽抱上凳子。“一份炒饭一份煎饺,再来一份阎罗王拉面。”
这心虚的样子一下子就能被她戳破了……小鬼你拿着这个女魔王的手帕就自求多福吧。冲矢嚼着嘴里的干笋,明明吃第一口的时候味道很好,现在却味同嚼蜡。
“这不是由美警官吗!穿的这么漂亮,是和男朋友约好在这里吃面吗?”真纯像看见救星一样拉住由美的胳膊,使劲眨眼让由美接话。
“前男友!是前男友!”由美一口解决掉一个煎饺,依旧是没有消气。
“哎……我还想见见由美警官的男朋友呢……”真纯故作遗憾的说。
“真纯姐姐,我的手帕你到底有没有收到啊?玛丽酱最喜欢那块手帕了!”
哦我的天那……老妈你快放过我吧……好好说话行不行?
被玛丽的撒娇吓到,冲矢一口面噎在喉咙里,抬起头把半杯水喝掉。
“啊!冲矢先生!你也来吃面啊!”就像刚才绕开手帕的话题一样,真纯拼命眨着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绿眸,希望他赶紧帮忙把话题绕开。
“是世良同学啊。我听柯南君说这里的拉面味道不错,所以来尝尝看。”冲矢开口依旧是平静的声音,完全不像刚被噎到的样子。遗传自玛丽的演技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处。不过现在这情况,大概算是班门弄斧了。
听到柯南的名字,玛丽也扭头看向冲矢。
冲矢确信自己肯定还是标准微笑脸,只是如果玛丽再多看他几眼,他就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能绷下去了。
所幸玛丽只是抬头看看和真纯说话的是谁,之后没有再多看他一眼。咳了几声之后就又低下头了。看上去真的像弄丢了东西在闹小情绪的小女孩。
身体不好还往外跑,就为了一块手帕,应该是她绣了名字在上面。回去问问那个小鬼吧,早点物归原主她也能省点心好好待在酒店里养身子。
为了帮妹妹解围,也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吃完面的冲矢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再点了一份煎饺继续留在店里。
“我是冲矢昴。请问小姐您怎么称呼?”
再老套不过的手法却也十分有效。由美立刻注意到了吃完面没走的冲矢。
“我叫宫本由美。”
“宫本小姐刚才虽然对男朋友的行为很气愤,但是依旧觉得他人不错。方便和我说说他吗?最近刚被女朋友甩了,我一直都没想通自己有哪里做的不够好惹她生气了,所以想知道下其他男孩子都是怎么对待女友的。”
玛丽再一次抬头,给了冲矢一个白眼之后又低下了头。
…被当成轻浮男了吗?
“这样啊…其实啾吉他除了经常放我鸽子之外,其他的都挺好的。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他人长得挺帅的,就算是胡子拉碴的宅男打扮也能看出来。他脑袋也很好使,之前帮我破过几次案子。啊最重要的一点!啾吉记性超级好!一般男孩子记不住的事情他都能记住。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第一次见面第一次约会之类的这种日子,类似这样能讨女孩子欢心的事他都能事无巨细的记住。和他在一起其实挺开心的……”
“由美小姐,脸红了哦~”真纯一脸八卦的笑着。连一直低着头的玛丽也忍不住抬头认真的听了起来。
“简直就是最佳男友啊!这么好的男朋友,由美小姐你不要的话,介绍给我吧!”
真纯一脸兴奋的拉着由美要她讲更多关于男朋友的事,冲矢和玛丽却不约而同的思考同一个问题。
“那个,你之前刚进店的时候说,男朋友的名字是‘秀吉’。难道是最近电视上一直出现的‘羽田秀吉’吗?”
冲矢一句话说出口,店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是啊。冲矢先生你怎么知道的?难道秀吉真的是什么名人吗?”
疑惑着的由美完全没注意另外三个人截然不同的表情。
惊讶,震惊,了然。
“……二……二嫂……”真纯哆哆嗦嗦的喊出这个称呼。“你就是吉哥的女朋友!”
“……哈?”由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你怎么知道是秀吉的?”玛丽身体前倾,双手撑在桌板上,越过真纯和由美看向冲矢。
终于回到正常的状态了,这个冰冷的语气和凌厉的目光。
“我是太阁名人的粉丝,他的访谈我全部都看过好几遍。羽田先生一直自诩记忆力世界第一,所以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他了。”迅速组织好说辞。至于这女人会相信多少……冲矢自己也觉得这话没多少说服力。
果然,玛丽的眼神从凌厉变成了戒备。
……秀吉啊,你要是还有点良心的话,快点来救你哥哥吧……
像是听到了冲矢的内心祷告,拉面店的门第四次被拉开。出现在门口的正是羽田秀吉。
……黄历上今天一定写了【不宜出门】,想什么来什么……
秀吉穿着每次在电视上出现都会穿的那套和服,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明显是一路跑过来的。
“……抱,抱歉,由美糖。稍微迟到了一会儿……”
“四个小时!四个小时!你管四个小时叫稍微迟到一会儿!”由美刚消下去的一点火气又冒了上来,挥舞着拳头刚想起身就被一旁的冲矢按住肩膀,不管由美怎么用力都站不起来。
“对太阁名人稍微宽容一点吧,我记得今天早上他有个采访呢,晚上应该就能在电视上看到了。”冲矢依旧是笑眯眯的说着话。
“对!我就是接受采访去了。完事之后我立刻就赶来找你了……别生气了由美糖……”至于早在三个小时前就结束的采访,因为粉丝太热情导致他在电视台门前被团团包围,好不容易冲出重围又花了点时间甩掉不死心的跟踪者……这段还是别说出来了吧。
“吉哥,上次拉面店的案子你居然挂我电话!”真纯双手叉腰站在秀吉面前,质问一进门眼里只有二嫂的二哥。
“真纯!你怎么也……啊妈……玛丽,你,你也在啊。”秀吉挠挠头,勉强对着一脸肃杀的玛丽挤出一个笑容,看见她用口型摆出“笨蛋”这个词之后稍微松了口气。
“和你比起来,我觉得还是案子比较重要啊,我当时也不知你也在现场……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这顿我请客。”秀吉伸手揉了揉妹妹的一头乱发,收获白眼一枚之后尴尬的笑了笑。
“原来我们是一家人啊……秀吉你也真是的,从来也不和我说你家里人的事,害我一直以为你是孤儿呢。”由美感觉肩膀上的压力消失了,站起来把自己原来挨着真纯的座位让给秀吉,然后挨着秀吉在旁边那个座位上坐了下来。
“怎么会呢,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两个妹妹呢。之前不和由美糖你说是因为他们都不在国内。没想到最近都回来了。”提起哥哥的时候,秀吉明显停顿了一下。
“你还有哥哥?他人呢?”
“……哥哥他啊……”
“那个冲矢昴人呢?”玛丽突然开口打断秀吉的话。由美这才发现,她现在坐的这个位置应该是冲矢先生的。
“那位先生,刚才把煎饺打包带走了。说他一个外人就不打搅你们一家团聚了。”店长正在洗刚才冲矢先生用的面碗。
玛丽跳下凳子,拉开店门向外张望,冲矢昴已经走远看不见了。
“最好是我多心了。”

 

躲在路拐角的冲矢算着玛丽应该差不多确认过他已经走远了,这才走回大路上。
“我现在这个样子,果然还是不应该多出门啊。”
“希望能早点真正的再团聚吧,我最爱的……”

 

 

写在后面的

 

干笋拉面真的超级好吃的啊各位有机会一定要尝尝!!!!

 

好了发完疯我来说正经的(?

 

其实见家长这个我不是第一次写了,然而感觉如果不是赤井而是冲矢在场的话,嗯怎么说呢,感觉会更加好一点?(才没有好吗!
赤井打柏青哥那段是用了池田叔的梗啦,就是和彻叔的对谈里提到的,就算我日文一个字也看不懂我也要去外文书店把杂志买回来!(然后舔照片(。
这篇的时间轴应该是在由美倍棒之后浩司出场之前(不管是哥哥还是义兄都(在秀吉的认知里)去世了……唉秀吉不哭我抱抱你就好了(被由美铐(?)起来带走
说起来这对cp叫由羽比较合适呢我觉得,连管理员大叔都看得出秀吉未来妻管严的命运……其实这不是妻管严这是爱老婆的表现你们不懂了吧~(手动比哈特
既然哀酱可以卖萌为什么玛丽酱不可以!loli是世界的瑰宝!(被玛丽打晕

 

啊大概要说的就这点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Mimi*:

之前跟最近畫的火影大家庭!!!

有子世代、大多數人(?)、新生家族!!!

這次把新生家族每一張都加上背景,看起來完整度是比較高了(汗)

eninaug

摸个鱼冷静一下。一个妖怪止水和神主鼬的设定。也可能是巫女


哪种妖怪没想好,鸦天狗挺好的
“天狗喜欢正太是日本的官方设定!”by银仙的天狗(是个喜欢正太和美少年的众道变态)
所以鼬成年后就变成了撩了就跑,
主动性:成年前止→→(←)///鼬///成年后鼬→→→←Σ止


BOM-J20:

吸血鬼猎人和吸血鬼REPO,参照 @我心有白鹿 的《in the name of blood》做的设定,有加入自己的二设。

【佐鼬】金鱼花火(下)

马鹿君:

* XQ楼生贺题“夏日祭”

* 前后半篇倾向微妙差异所以分开了OTL

* 哥哥复活设定

* 前文:金鱼花火(上)【倾向是鼬佐】

===========

系列前文:(1)境界线上的日出【鼬佐】 (2)群青日和【鼬佐】(3)未负旧时光【鼬佐鼬】

===========

  “尼桑,头发盘起来吧。”


  两人并肩走在去往夏日祭的石板路上。木屐敲打出清脆的声响。佐助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道。


  “怎么?”


  “和服的魅力在于后颈的线条嘛。”佐助说着,撩开他散在脑后的长发,指尖轻轻滑过鼬裸露的颈侧。


  越说越不着调了。这孩子酒劲上来原来是这样的个性吗?鼬看着弟弟微红的脸颊,有些好笑地想。难怪同学——尤其是女孩子都喜欢拉他喝酒。这么一想又觉以后还是不要喝比较好。被佐助碰触的地方微微发烫,半边身上都酥软地起了鸡皮疙瘩,真是的。鼬似笑非笑地反驳说:“那是女性的和服吧……”虽然这么说,还是拗不过弟弟的眼神,伸手把散发拢起来,盘成一个简单的小髻。


  然后……有什么东西在发髻旁压了一下。


  鼬不解地回头,佐助正飞快地抽开手。


  “什么?”鼬追问。


  “紫阳花。”佐助回答,躲着鼬的眼睛,长而密的睫毛颤抖着。


  鼬摸下来一看:绢制的,足有二三十朵小小的、深浅不一的蓝紫色花朵,团成不到半个手掌大的玲珑球型,就算在昏暗的路灯下,也能隐约窥见那精细的手工……


  而且是最合适初夏夏日祭的花朵。


  也是特定定做的吧。


  鼬只觉得心里又松又软,伸手把交回佐助手里,偏过头,在弟弟忐忑的目光中,从容地伸展脖颈,露出发髻最合适簪花的角度。


  -----------


  “什么嘛!原来是鼬尼桑!还以为是女生呢!”


  “把你的拳头收起来啊!怎么是女生你就准备抡她吗?”


  “呵呵?你不抡?”


  “我没你眼神那么差!那么高怎么可能是女生你这笨蛋!——你把未来大舅子当什么了!就你这样还想嫁进宇智波家,早了一万年呢!”


  “啊哈?未来大舅子?你还真敢说啊?之前明明说的是佐助不行鼬尼桑也很好?”


  “有空挑字眼不如先把打赌的钱给我!”


  “什么钱?”


  “刚刚你不是说赌是不是女生十块钱吗!”


  “才没有说!”


  “死女人回来!十块钱都不给我你这……”


  夏日祭是在女生们叽叽喳喳的嗓音中开始的——小樱和井野旋风般从远处席卷而来,自顾自地吵闹了一会又旋风般席卷而去……留下面面相觑的佐助和鼬。


  “人气真高呢。”鼬唇角边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偏头看佐助。


  “她们中午喝多了,”佐助面无表情地回答,随即眉间一跳,“哥哥才是,明明你都没有和她们说过什么话!”


  话音未落,佐助同期的大部队就到了,不但有同学,还有老师——卡卡西及家眷、凯和红等等。乌泱泱地挤满半个街道。


  孩子们脸上多少都还挂着点中午酒染的红。比平时更多了几分不羁的活力。鸣人战车一般地冲来,大嗓门很快把佐助卷了进去。小李的嗓门大小和他不相上下,参与活动的热情也不相上下。在这方面凯当然不会输给任何人,就算推着轮椅也要不甘示弱地冲锋陷阵。卡卡西家眷——除了佐助和鼬之外街道上第三个宇智波——是带着面具来的,于是声音和活动力甚至比鸣人、小李和凯加在一起还大。刚刚跑走的两位威武少女又互相追打着旋风般重新卷进人群,扬起一阵烟尘,原本已经热闹滚滚的团队顿时像要翻了天……


  就连一贯缺乏动力的鹿丸,都被手鞠拖着卷入了欢腾的人群。


  只有卡卡西和鼬,一个维护身为老师的尊严,一个保有作为兄长的自觉,安静地落在队伍最后。在喧嚣中有一搭没一搭地低声交谈着。事实上,这种场合里,当年在暗部共事的年龄最小的两位天才正副队长,最后几乎总是被单独留下。鼬庆幸自己卡卡西还算有点交情,找得到共同话题——


  话题当然就是佐助。


  亲人不在身边的时候,佐助是什么样的?怎么成长?进行了哪些修炼?他和别人相处的时候是什么样?


  ——虽然不时使用各种方法在远处观察那个年幼的、在仇恨的驱使下用力成长的弟弟。但不够。单纯的观察远远不足以填补无法陪伴的遗憾。他喜欢听卡卡西说佐助,那些沉淀在岁月里细小的往事:年幼却很成熟几乎像个小队长;第一次遇敌就成熟冷静;嘴上很别扭可很重视同伴;事实上是个善良的孩子……


  卡卡西是个好老师。在暗部的时候就是个好的上司。就像鼬自己一样。在幼小的时候就被命运的车轮碾过,因此格外不想让后辈重新被印上同样的车辙。


  佐助能遇到他,可真算幸运。


  然而……


  “我还真,有点嫉妒你。”


  鼬脱口而出。


  随即,像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微垂前额偏过头去,露出被佐助簪在发髻边的紫阳花。


  卡卡西一愣,随即眯了眯带疤的眼:“怎么?因为……我能看着佐助长大?”


  “……嗯。”鼬无法否认。在上一次生命的末尾,他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无法亲眼看着佐助长大。


  “也就只有一年而已。”卡卡西说——尽管被面罩遮住了大半个脸,鼬还是觉得他揶揄地笑了。


  笑吧。


  鼬有些负气地想。


  我可是连一个月,不,一天的机会都……


  “何况,”卡卡西指了指那边打闹的人群,“现在有的是机会,不是吗?”


  鼬便也笑了。


  “说起来,”卡卡西看他笑了倒皱起眉来,“你十三岁就步入中年了呢,鼬。”


  “哈?”鼬少有地把眉毛错开成“﹁_﹂”形,“在这方面你没有资格说我吧?队长大人?”


  “不不不,”卡卡西认真地反驳,“我最少撑到了二十岁才开始接触下一代的教育问题,而你十三岁就……”他指了指佐助,“还是那么大的一个孩子。”


  “按照这身体的发展速度,我现在应该有十六七岁了。”


  “外观上看不出差别呢。”


  “……这可有些失礼啊!”


  眼看走向有些不妙的谈话,在演变成争执之前被打断了:带土像旋风般把卡卡西捞走,顶在头上,在众人懵逼的目光中跑向捞金鱼的摊位。


  鼬看着那远去的背影,感慨这位年纪差距并不大的远房小叔叔还真是……


  “在说什么?”佐助的声音落在他耳侧,“和卡卡西?”


  拥挤的人群潮水般涌上来。


  鼬被佐助搂着腰捞进怀里——他微侧过头,微微一笑凑近弟弟的耳朵:“你。”


  -----------


  捞金鱼、打气球、小吃摊。


  夏日祭无非是这些。但因为身边的人不同,就有了别样的乐趣。


  忍者们都特地不使用忍术可查克拉,但身体条件和观察力却不会因此而减低,这些小游戏对于他们来说都太简单。不得不自主增加难度,来提升乐趣。


  他们蒙着眼睛和耳朵打了一回气球,打得七扭八歪,笑得前仰后合。佐助这辈子都没有打丢过这么多靶。鼬的运气比他好一些,但七零八落的。


  “好像是哥哥教我丢苦无的时候。”佐助付着钱说。


  “那时候你表现可没那么糟。”


  鼬眯着眼,看最高奖是大大的苹果糖,想着那甜丝丝的味道,有点恋恋不舍。


  可一回头已经站在捞金鱼的而摊位前面——人流的力量真是……佐助正和老板商量着什么,老板递给他一条黑布。


  “真的行?”鼬笑着帮他系蒙眼的黑布,“刚刚搞成那样。”


  “有捂耳朵应该行。”佐助说。


  “哇哇!烟火就要开始了鼬尼桑你们还在这里干嘛?疑佐助你这是要搞个大新闻啊!”鸣人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大嗓门就把同学们都引过来,“要是捞不到不就……”


  “闭嘴吊车尾,”佐助接过老板手里的漏网,“不要小看宇智波。”


  他只有一只手。等待装金鱼的小碗只能摆在面前的桌上。这代表没办法在第一时间用碗接住捞上来的鱼——要知道,捞金鱼的漏网可是非常容易破的,远离漏网代表的是装碗难度成倍增加成功率大幅降低……


  ……当然,这是在漏网能捞到金鱼的前提下。


  “这是干嘛啊?”


  “蒙眼捞啊?真的吗?”


  “那个人是忍者吧?好帅啊!”


  人群很快聚集过来,嗡嗡的讨论声浪一浪高过一浪——鼬简直想开口叫他们安静一点,佐助在可是纯靠听觉在辨别金鱼呢,你们这样的话……


  佐助一扬手。


  一条小金鱼跳出水面。


  没有人看清碗他是怎么放下漏网又拿起碗。总之,等大家定睛看的时候,碗里面已经游着鱼了。


  “哗——”


  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


  好多女生开始尖叫。


  佐助拉下蒙眼的黑布,和老板说了两句什么,转身拽着鼬钻出人群。


  两个人贴着人群奔跑,像两只在水流中逆行的鱼。木屐敲打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噼啪声。鼬任由弟弟攥着自己的手腕,穿过细密人与人之间的缝隙,一路跑向未知的黑暗——面前的弟弟有宽阔的肩膀,有力的手,一往无前的姿态,和记忆中的那个孩子……有些差异,却又微妙地重合……要说的话,这大概就是挣出禁锢的茧之后,完美的成年……


  “哥?”


  回过神来,鼬发现自己坐在屋顶上,面前是无边的天空和细碎的星,街灯、市集和人群都变得很遥远,初夏清凉的风无声地拂过,撩起黑色的发丝,扫在脸侧,有一点若有似无的痒——不知那是佐助的头发,还是他自己的。


  “嗯?”


  “烟火大会,就要开始咯。”佐助说着,把一个东西递到他面前,“苹果糖。”


  “诶?”


  “哥哥想要的吧,刚刚在摊位上看了好久。”


  鼬连八字纹里都荡漾着笑意,低下头,就着佐助的手咬一口包裹着糖衣的苹果。


  “咔嚓”。


  糖衣被咬碎的声音。


  “砰——”


  头顶上炸开了五颜六色的烟花。


《金鱼花火》end

哥哥生快

肆言_:

百度百科真调皮,水哥爱好最后一个高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说的的确是真的!